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广场
中央、省级媒体
科技成果缘何变“陈果”
2018年5月16日    作者:吕东浩 周丽燕    来源:人民政协报    浏览量:2410

    ——全国政协委员建言科技成果转化(上)本报记者 吕东浩 周丽燕2018-05-16期12版

    《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近年来,我国在全面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规划。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又提出了支持科研院所、高校和企业融通创新,加快创新成果转化应用的新要求。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因其涉及环节多,程序比较繁杂,转化工作成为多年的一大难题。在当前我国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大背景下,科技创新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不力、不顺、不畅,致使许多成果变“陈果”的缘由何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委员从不同的角度就此发表见解。

    ■科研和应用存在“两层皮”现象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目前科研和应用不挂钩的‘两层皮’现象仍然普遍存在。”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大连化物所所长刘中民表示,基础研究当然要得到支持,但也有很多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问题亟待创新成果来解决。他告诉记者,2017年,中科院在辽宁机构科技成果就地转化率同比提高了10个百分点,为辽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推进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国家发展进步一定是科技先行,科研院所、科技人员不是一定要从文献中去寻找课题,走进企业,聚焦社会需求,这样得来的科技成果一定是企业、社会求之若渴的成果。”刘中民说。

    我国科技成果仅有10%-15%的转化率,远低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全国政协委员、中关村智造大街CEO程静认为,问题就出在科研院所有很多技术还停留在实验室和研究报告上,没有真正与市场结合,科研技术转换过程中存在瓶颈。

    “为持续加速科技成果转化,美、日等发达国家已着手创新成果转化模式,以进一步巩固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程静表示,以市场化为主体,多类型机构在不断探索新的技术成果转化模式。据她介绍,中关村智造大街由北京市政府主导,多方成立混合所有制运营公司,以硬科技要素为核心、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多元化主体参与。打造了以“北斗七星生态产业服务链条”为核心的服务体系,联动产业链上下游资源为技术成果转化服务,累计孵化项目368个,新增发明专利2500余项。

    “但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依然面临‘专利多、转化少,需求多、解决少’的矛盾。”程静强调,除科技资源配置不合理、利用效率低外,大量科研成果不能转化为应用技术的问题十分突出的原因,一是项目研究没有结合商业化价值;二是项目缺乏规模化的商业模式。

    “应打造以产业需求为导向,以市场运营模式为机制,产学研用各司其职、多方参与的技术成果转化中心,形成科技化、市场化、规模化、品牌化的成果转化平台,有效促进我国整体创新能力提升。”程静在今年提交的《关于建设技术成果转化科技服务平台》的提案中提出,鉴于北京丰厚的技术资源,众多国内外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可率先设立北京市科技成果转化平台,联动上海、深圳、雄安等创新资源高度聚集的地区,将平台落地在协同创新研究院,充分利用北京技术资源和已有的技术成果转化成功经验。

    ■产业化转移亟须处理好“三个关系”“我国在科技成果产业化转移方面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这个问题已成为制约我国创新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工商联副主席杨正国指出,中国科技成果产业化转移难的主要原因是没有处理好“三个关系”:大学和企业的关系。大学的主要使命是人才培养,总结和传授知识,进行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历史上,大学并没有发展产业的传统,也缺乏与资本、市场的有效对接。实际上,知识创新的主体在大学,而产业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企业。杨正国表示,当前,我们有太多的大学被赋予了产业化的使命,很多高校还成立了产业化办公室,让科学家和大学去直接从事市场经营,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学就应该专心科研与教育,产业化应该交给企业去做,大学和企业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各尽所长,协同发展。”他强调。

    科研与市场之间的关系。“科技成果产业化转移难是我国的普遍现象。”为什么难?杨正国认为,首先是搞混了科研与市场之间的关系,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评审机制和资源分配问题。首先,很多项目在立项时没有考虑项目的商业化前景,或者一开始觉得有商业化价值,但在项目实施之后发现没有商业化价值。其次,大部分科研项目依靠的是财政经费,政府对科研方向的影响力一定会大于市场,这样肯定会带来与市场需求不匹配的脱钩现象。

    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的角色关系。科学家和企业家,是创新发展的两条腿,两者本应相互配合,互为支撑。“但长期以来,我们在肯定科学家作用的同时,却忽视了企业家这个重要角色。”“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有崇尚知识分子的传统,很多国人因此片面地扩大了科学家在创新发展中的使命,认为科学家可以完成产学研的全程,但这个认识是完全错误的。”杨正国说,科学家的专长是总结新知识、研发新技术,并不是去发现市场中的不均衡、创造新的利润点。事实上,很多科学家也缺乏对市场的把握能力,缺乏对机遇的掌控能力,缺乏对资本的引入能力。他表示,将新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