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广场
中央、省级媒体
释放“成事”红利 成都“产业新政50条”出炉
2017年7月13日    作者:余蕊均 吴林静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浏览量:1013

    每经记者 余蕊均 吴林静 每经编辑 陈旭 依靠产业立城兴城,西部重镇成都持续发力。7月12日,成都正式发布《关于创新要素供给培育产业生态 提升国家中心城市产业能级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用50条措施为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保驾护航”,这便是备受瞩目的成都“产业新政50条”。

    十天前,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在7月2日举行的“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上透露,为培育产业发展新动能,成都将出台“产业新政50条”。其重点在于创新要素供给方式,促进要素供给的结构性、制度性转换,以形成具有比较竞争优势的要素供给新体系。

    在昨日上午举行的成都“产业新政50条”新闻发布会上,成都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谢瑞武从创新要素供给、降低企业成本、培育产业生态等方面对新政进行了解读。他表示,“产业新政50条”是成都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要求的一次创新探索,也是成都重塑经济地理、重构产业政策的重要顶层设计,“我们还将在近期陆续出台8个配套政策和系列实施细则,确保50条政策措施落地落实。”谢瑞武说。

    当然,产业政策的创新只是一方面。可以想见,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发展步入新阶段,成都新一轮产业发展的脚步不会停歇,只有通过产业实力的不断壮大,才能站稳“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

    ●创新供给“数据资源”列入核心要素“成都,许你一个美好未来。”最近一周,成都以“全日制大学本科生凭毕业证落户”“青年人才驿站7天免费住”等一系列举措应声加入到这个夏天最火热的“人才争夺战”。成都期望借此“充分延长人口红利,加快释放人才红利”。

    事实上,这一力度空前的人才新政正是源自“产业新政50条”。

    谢瑞武在发布会上表示,在政策制定过程中,成都坚持以人才作为第一资源、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将人才、技术、土地、资本、数据等促进产业发展的核心要素作为重中之重。因此,成都此次也主要围绕这5个方面创新要素供给方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加快人才聚集培育、加强技术创新供给等内容外,“产业新政50条”中还提到,将优化土地资源保障,对工业用地实施弹性供应,分类采取弹性年期出让、租赁、先租后让等多种供地方式;在提升财政金融服务方面,将设立规模1000亿元的成都发展基金,同时,将争取境内外主要证券交易所在成都设立西部服务中心,对新上市企业给予最高500万元补助。

    对于备受关注的千亿基金筹备进展情况,成都市金融工作局局长梁其洲表示,目前第一期已筹备完成,规模300亿元,后几期基金项目预计年内也将逐一落地。“后续将通过子基金完成退出,政府资金不以投资收益为目的,主要是引导产业发展。”梁其洲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这一基金将主要用于“投资本地”。

    值得注意的是,被称为“21世纪‘钻石矿’”的数据资源,此番也作为核心要素写入成都“产业新政50条”。

    谢瑞武表示,成都将积极抢抓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为主要特征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把数据资源作为新型要素,从提升信息基础设施保障能力、推进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促进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三方面制定政策举措,推进政务服务、公共服务、空间地理等信息资源的社会化开发利用。

    对于新政提到的“将优化4G通信网络,高标准超前规划部署5G通信网络”,成都市经信委党组书记施跃华透露,目前华为已在成都建设了全球最大的5G测试外场,中国移动也将在成都设立5G联合创新研究院,天府国际机场等区域的5G试验网已在筹备,“成都有望在全国率先开展5G试验网建设,力争明年在部分区域开通试点。”施跃华表示,信息基础设施的提档升级,不仅能丰富和方便市民的生活,还将为成都新兴技术的崛起和各个产业的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

    ●降本减负 打造要素成本“洼地”当前,从中央到地方都把“降成本”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密集出台多项政策措施,下大力气为企业减负。

    随着7月1日一批新的减税降费措施开始实施,今年全国已落地降成本举措将为企业每年减负超过1万亿元。然而,仍然有企业诉苦“降成本难”:“拿着红头文件,找不到庙门”,“去省里市里开会很温暖,回来却发现事情推不动”。

    此前,《人民日报》曾对浙江、河南两省制造业企业成本进行调查,发现最难降又最应该降的成本正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原材料成本占比大,但近年来价格基本稳定;人工成本上升明显,但这是大势所趋;而制度性交易成本种类繁多、弹性较大,还暗藏着“灰色地带”,正成为当前企业的最大困扰。

    这是企业自身努力而无法降低的成本,只有依靠政府深化改革、调整制度、政策,才有可能为企业减负。

    改革进入深水区,降本减负也要啃硬骨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成都发布的“产业新政50条”中,有4条都围绕“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展开。

    谢瑞武在会上坦言,制度性交易成本是企业发展的痛点、社会关注的焦点。对此,成都将坚决落实各类减税降费政策,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涉企保证金。

    其中,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备案的前置要件将得到大力简化。谢瑞武表示:“备案项目不再设置任何前置要件,实行告知性备案,企业在开工建设前,通过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输入项目后即为备案。核准项目前置要件减为选址意见和用地预审两项。”“产业新政50条”中为企业降本减负的组合拳中,不仅打出了“重拳”,还有针对能源成本和物流成本的“定制拳”。

    比如在降低用电成本方面,谢瑞武重点提到将推进售电侧改革试点,培育组建售电侧市场主体,利用不同电力源的季节性特征,趸购水电、风电等优价清洁能源,开展增量配售电业务,从而降低企业用电成本。

    谢瑞武表示,在成都发布的“产业新政50条”中,降低要素成本是很重要的部分,“能减则减,能放则放”,尽最大可能降低企业在能源、物流、税费等方面成本,着力打造要素成本“洼地”,更着力保持产业发展的成本竞争优势。

    ●优化环境 打造产业生态链生态圈产业发展从来都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久前在成都召开的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明确提出,成都要重塑产业经济地理,“打造有机融合、良性循环的产业生态链生态圈”。

    而“产业新政50条”的出炉,则为成都的“重塑之路”厘清了思路——通过培育优化产业生态、创新产业发展载体支撑、拓展企业“走出去”新空间、优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为产业发展创造最优的环境,激发企业创新创造活力。

    在成都市发改委主任杨羽看来,产业生态圈的建设,将成为吸引各类企业家来蓉创新创业、投资兴业的重要砝码。

    杨羽表示,“我们将深化对每一个产业的需求链、供应链、技术链和全生命周期的分析,抓住产业发展尤其是垂直整合、跨界融合发展的新特征,按照‘补前端、强中端、延后端’的思路,补链育链。”同时,“通过改革和转变工作方式来打造营商环境高地,让愿意在成都发展的企业能够找到配套企业,能够找到需要的中介服务机构、公共服务单位,找到服务的绿色通道和平台。”值得注意的是,在培育优化产业生态方面,“产业新政50条”明确,将推动产业跨界融合,其中包括“设立成都市新经济发展推进工作机构,负责统筹推进新经济发展。”这个孕育中的新机构,将为成都的新经济发展带来哪些变化,值得期待。

    事实上,成都近来已经加大了对新经济的重视度,多个公开场合都能听到这座千年古城“支持培育分享经济、数字经济、生物经济、绿色经济、智造经济、创意经济”,“营造‘独角兽’企业发展生态圈”的声音。

    外界有声音认为,未来的成都,将不只有大熊猫,还将有“独角兽”。但另一方面,这也说明成都目前缺少象征着创新创业顶尖水平的“独角兽企业”。

    对此,成都市科技局局长卢铁城坦言,与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相比,成都在催生“独角兽”企业的独特资源禀赋、大企业主导的行业生态圈以及新技术发展等方面的确还存在着一些短板。此次出台的“产业新政50条”已经明确提出,“鼓励企业家依托高校院所科技、人才、平台等资源创新创业,积极培育‘独角兽’企业”,从人才集聚培育、技术创新供给、金融供给支撑、优化产业生态等方面都提出了有利于“独角兽”企业产生和发展的意见。

    卢铁城表示,下一步,科技局将建立潜在“独角兽”企业培育库,并与各部门形成政策合力和工作合力,打造良好的“独角兽”企业发展平台和环境。

    ◎焦点一·千亿产业基金

    成都将设千亿产业基金撬动5000亿社会资本每经记者 吴林静 余蕊均 每经编辑 毕陆名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曾经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而如今为支持高精尖新产业发展,成都市委市政府将设立1000亿元产业基金,撬动超过5000亿元社会资本。

    昨日(7月12日),在成都“产业新政50条”新闻发布会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更多细节。

    据成都市金融工作局局长梁其洲介绍,相关部门正在推动千亿元产业基金的设立,1000亿元是母基金,不直接参与项目投资,通过引导设立子基金群,预计带动社会投资超过5000亿元。

    梁其洲提到:“根据相关规定,在子基金层面,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占比不超过20%,社会资本不低于80%,以此来看,千亿元产业基金通过子基金群将放大5倍的资本撬动效果”。

    记者了解到,百亿元级子基金群的投资方向将围绕成都市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等支柱产业、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布局,引导社会资本流向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之所以成都要成立这只千亿元级的产业基金,梁其洲解释,当前调结构、促改革、稳增长的任务依然很重,政府资金“拨改投”,对企业而言,能够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对政府而言,则能更加符合市场导向,通过市场手段帮助企业发展,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成都千亿元产业基金后续将通过子基金完成退出,政府资金不以投资收益为目的,主要是引导产业发展。”梁其洲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补充说。

    事实上,近年来,全国各地政府引导产业基金规模呈现几何式的增长。投中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政府引导基金在设立数量和披露的总目标规模上超过了2013年~2015年的总和。

    随着大量政府引导基金的涌现,曾经是“稀缺资源”的政府引导基金,开始面临着如何吸引优质GP团队的挑战。

    根据成都千亿元产业基金的落地时间表,今年将分期逐一落地,梁其洲提到,招募子基金是目前的重要工作,他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希望国内外优秀的基金管理团队到成都来,设立相应的子基金群,培育新的产业动能。”引导政府基金亟须市场化配置,一位基金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市场化是母基金选择GP基金团队的重要考量,同样,子基金在选择母基金的时候,也会选择更符合市场化运作的机构。

    ◎焦点二·售电侧改革

    成都将组建售电侧市场主体 主要服务重点园区和重点产业每经记者 吴林静 余蕊均 每经编辑 毕陆名作为中国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重要部分,售电侧因首次向社会资本放开而备受热捧。“新电改有望开启万亿元级市场,售电侧放开可能成为本轮改革的最大红利”正成为机构、行业不断重复的论调。

    不过,昨日(7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成都“产业新政50条”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成都市政府正在牵头组建售电侧市场主体,而且“暂时没有引入民资”。

    政府牵头,国企唱戏,难道成都的售电侧改革在“开倒车”?

    原来,这是成都市政府为了给企业降本减负定制的招数。正是借助售电侧改革形成的市场化机制,成都准备以此为切口,降低企业的用能成本。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产业的加速发展,数据中心作为基础服务的载体,其市场扩充速度也进一步加快,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巨大的电能消耗问题也愈发突出。对于企业而言,电费成本一直是一块沉重的负担。

    如今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支柱型产业以及在互联网基础上发展的新经济正逐渐成为成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假设用电量大、能耗成本高的情况不改变,既影响企业成长,也影响成都发展。

    成都市发改委主任杨羽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由成都市政府牵头,引入国有企业组建的售电侧市场主体,正是希望给予这些电能消耗大的重点产业一些电力支持,并通过打造能源要素的成本“洼地”,把一些重点园区培育起来。

    杨羽告诉记者,利用不同电力源的季节性特征,该售电侧市场主体将去竞价购电,夏季购买四川富余的水电,冬季则选择西北地区富余的风电,“这样一来,从一年的周期来看,可以平抑峰谷电价,使得购电价格整体降低。”这也意味着,电力成本降低,市场主体卖给电网的价格就可以降低,企业的用电成本也就有了下降的空间。

    之所以暂时没有引入社会资本,杨羽解释,作为市场主体,天生具有逐利性,但政府可以通过引导国有企业,合理化该主体赚取利润的空间,让生产企业和其他购电市场主体能够获得更加合理的电价。

    不过,杨羽也强调:“这个企业不能破坏市场规则,主要的服务对象是成都市的重点园区以及重点产业。”据悉,有上市公司参与组建上述成都售电侧市场主体,相关材料正在报批,预计7月底将完成工商注册。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网站调查 川新备06-010034 蜀ICP备05003368号
成都市科学技术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蜀锦路68号 邮政编码:610042
成都市科技情报所制作、维护 地址:成都市人民中路三段十二号 邮政编码:610031
电话:028-61881720 传真:028-61881722 http://www.cdst.gov.cn